泠寒潇

稻米全职粉APH粉
各种全员厨各种博爱各种选恐
三次元主站陈学冬√
因为此号与他人合用,所以偶尔会有些奇怪的东西出现还请大家不要介意x

绿叶如昔

       夏天,教室窗外墙上的爬山虎绿了。那颜色由春天的嫩绿逐渐转成深绿,郁郁葱葱地一大片。我们刚刚进到一间新的教室,这片苍翠欲滴的爬山虎吸引了不少同学的眼球,还有人在抱怨怎么不早些搬到朝这边的教室里来。
        秋天,我们看了一个多月的爬山虎的叶子变了颜色。有的叶子变黄,有的叶子仍然绿油油的,还有的叶子变成了枫叶般的殷红。只要同学们一转头,就能看见整面墙都染上了斑斓的颜色,也不失为枯燥的学习生活中一道亮丽的风景线。但好景不长,逐渐有叶子开始飘落到大地上。十月正是多风的季节,只要一阵风吹过去,就能带走一层叶子,乍一看还以为外面下了一场彩色的雪。而永远在埋头学习的我们,偶尔从繁重的学习任务中解脱出来,抬头看一眼窗外,不禁感慨:叶子们是不是也像我们一样累,所以才要飘下去啊。
        冬天,叶子掉光了,开始下雪了。原本绿得刺眼的一堵墙,现在只剩下密密麻麻的褐色藤条。房上房下都是一片白茫茫的,倒把这面墙衬出了些凄凉的气氛。只是看着,就觉得有些冷了呢。学习生活更加忙碌的我们,已经很少有时间关注爬山虎的“新动态”了,不经意间望一眼,整面墙就只剩下了枝条。在这样的冷天气里,不时有几只小鸟飞上房顶寻找食物,迈着小方步溜达一圈后才肯离开。每次我们遇到时,都会好奇地盯一会儿,但没多久就会被老师训回去,继续埋下头学习。
       在家里放松了几十天以后,我们又回到了学校。此时的爬山虎还未发出新芽,屋顶上的积雪却已经全部消融干净。一连两个月,这面墙都没有什么动静。 正当大家以为这些叶子已经枯萎时,一场突如其来的大雨仿佛为这面墙在一夜之间注满了生机,枝条上也随之出现了斑斑点点的绿意。几天以后,墙上就又一次被绿色覆盖。此时,我们几乎可以听见中考的脚步声越来越清晰。当我们觉得学习压力太大时,经常会看一眼窗外,仿佛这样就会被绿叶的活力所感染一样,再低下头做题都好像更有劲头了。
        我们一天天地看着叶子,做着试卷,时间也一天天地从我们的指缝间滑过。最终,分离无声无息却又轰轰烈烈地到来了。
        或许有的人已经满足于这三年的相处,也有的人仍心有不甘,但每个人心中或多或少地都有一分不舍。
        我们终究是唱起了骊歌,但那些叶子,却绿成了我们当年初见时的模样。
       

【谦喻】我的室友居然是! [2]

·一篇神奇的论坛体
·ooc
·谜之渣文笔以及谜之进展
·慎入
·给音七七的迟到的生贺qwq

-接上-

39L
照这么说……楼主的那个室友对楼主……有意思?

40L
哇哦!!!我们好像发现了什么不得了的东西(#滑稽)(#滑稽)

41L
在一起!在一起!~

42L
没想到防风大大是这样的红红火火恍恍惚惚

43L
yoooooooo~

44L
简直世风日下啊。。。。

45L
等会儿......
人家楼主也没说过什么他的室友就是防风太太,你们在这儿说这些......是不是不太好啊。

46L
似乎是x

47L
哎呀,我们也就是瞎猜猜,我觉得楼主人挺好的,应该不会怎么样吧。

48L
楼上你不能这么想,万一人家就生气了呢。

49L
对呀,毕竟我们也不是跟楼主那么熟。

50L
啊,既然这样的话,那我们还是只在脑子里YY一下吧。
不过这个帖子散发出的激♂情真的很浓厚啊233333

51L
楼上+1
总是不知不觉地就会让人想歪呢(#滑稽)

52L  楼主
我回来了,接着更。
刚才上课的时候我和我室友坐的是同桌,我特意观察了一下他的举止,目前为止我还没发现什么异常。
但也许是因为他注意到了我在观察他,所以他才表现得这么正常呢。
总之我还需要再观察一段时间才能给你们一个答案。当然,如果最后是虚惊一场,可千万别顺着网线来打我。

53L  楼主
然后回答一下之前几楼的问题。
关于在帖子里YY我和我室友的关系什么的,其实我并不是很介意这个问题,各位可以尽情地开脑洞,如果想写同人文也可以哦。

54L
感谢楼主嗷嗷嗷!~

55L
嗨呀终于不用压抑我的腐女之魂了好开心23333

56L
楼主快看我给你们画的同人图!
[图片] [图片]

57L
捕捉野生太太一只√

58L
膜拜楼上上大触!!

59L
求太太马化腾号lof号微博号QWQ

60L
楼主,既然你不介意我们这样,那我是不是可以把不介意理解为喜欢看我们YY你们的关系。

61L
也就是说,楼主你对你的室友,也是有……兄弟情之外的感情,是吗?

62L
哇楼上你这意淫有点儿过了x

63L 楼主
……啊,如果你不这么说的话我还真没考虑过。
我们俩一直都走得很近,也被人调侃过很多次,但我对于这样的话一般都不太在意,同时也觉得他的态度应该也和我一样,毕竟我们的性格都差不多。但是如果他认真想过了这方面的事,并且决定和我在一起的话……

64L
感觉这帖子快到gc部分了啊,毕竟按照一般套路这时候另一个男主也该出现了。

65L
但是防风太太还没出现呢qwq

66L
@阅微草堂笔记_防风

67L
噗哈哈哈哈哈每次一看到这艾迪我就想笑hhhhhhh
顺便再@阅微草堂笔记_王不留行

68L
喂你们插楼有点儿严重啦,先看看楼主要说什么再评论嘛。

69L 楼主
我应该……也不会反对。

70L 楼主
或许我还是对他有一些那样的感情吧,只是我自己不知道,也没去认真思考这些而已。

71L
!!!所以我可以把这个看作是表白吗!!

72L
哇!感人!!ヽ(゚∀゚)ノ

73L
声嘶力竭地喊一句在一起——

74L
刚才……是有人艾特我吗?

75L
这儿是个匿名论坛啊楼上艾特我的那位??

76L
而且我这艾迪是微博上的???

77L
鬼知道我是怎么知道有人叫我的(。)

78L
话说这是个什么帖?

79L
!!!楼上这个是防风dalao吗!!

80L
脸滚键盘以示敬意!!xjdubfjslpwksbrdidkdnd

-tbc-

【百日谦喻谦/day35】我的室友居然是! [1]

·字数大概一千五x
·设定谦喻是大学党
·里面有辆不带人名的破购物车 可以随便代入x
·不知道什么时候会补完
·ooc 小学生文笔 慎入

@谦喻谦only安利博

——————————————

我的室友居然在写耽美文?

1L
沙发是我的!

2L
楼上你够了= = 顺便占个二楼√

3L  楼主
如题。我刚才起床时,发现我所说的那位室友已经出门去了,但是他的手机还放在床铺上,并且屏幕亮着。本着人必须要有好奇心的原则,我过去把手机拿起来看了一眼。

4L
然后呢然后呢!

5L  楼主
手机屏幕上开着Word文档,上面是一篇快写完了的耽美文。那篇文,它……算了我还是拍几张照片给你们看吧。

6L  楼主
[图片] [图片][图片]
随意感受一下。

7L
我的妈呀这也太黄暴了吧。
虽然没怎么看清楚但还是看到了几个关键词x

8L
同意楼上。
R18已经不足以形容这篇文了。
看得我老脸一红////////

9L

只见白皙纤细的手指一根一根地挤进身下人的私( •̀∀•́ )处,一边轻柔地向四处扩( •̀∀•́ )张一边不怀好意地按压着温软甬( •̀∀•́ )道中的凸( •̀∀•́ )起,惹得B一阵呻( •̀∀•́ )吟,抓着床单的双手又紧了几分。
“别急,马上就好了。”察觉到对方的不安,A轻声地安慰着。但是在这般的气氛下,越温柔的话语便是越有效的催( •̀∀•́ )情( •̀∀•́ )剂。
“唔……嗯……啊!——”不知过了多久,A终于抽出了手指,并毫不犹豫地直接挺起腰长驱直入。B的身体仿佛在一瞬间被填满,突如其来的快( •̀∀•́ )感与疼( •̀∀•́ )痛交织,使他完全无法控制自己的呻( •̀∀•́ )吟。

未满十八岁请跳过这楼√
给流量党贴了比较纯洁的一部分☆

10L
想知道文里的那个小受是怎么做到在嘴里和菊里同时被塞进五个jump egg其中嘴里两个菊里三个的(#滑稽)

11L
同问
虽然很黄暴但是谜之带感啊。

12L
比较好奇楼主室友的圈名w

13L
楼上+1 觉得楼主室友的文风和一个叫防风的大大特别像 是我的错觉吗x

14L
楼上你绝对没认错 我认识的太太里只有她一个……啊不,是他x
我认识的太太只有他一个写肉的时候不愿意写扩张过程,所以特别好辨认hhhhh

15L
啊啊啊防风太太炖的肉超——级好吃的w!

16L
大力表白防风dalao!!~ 话说明明扩张什么的写起来那么好吃为什么太太就是懒得写x

17L  楼主
……你们刷楼也太快了吧。
我不就一会儿没看手机么OTZ

18L
诶嘿当然√

19L
楼主测过apm吗!多少多少⊙▽⊙
顺便说一句我打游戏的时候手速基本上都浮动在140左右 有时候峰值能达到180多XD

20L  楼主
就这么不一会儿又被插了两楼。
哦我的天哪(。

21L
楼主不哭ovo
我们单身三十年的手速当然不是白给的233333
哎呀好像暴露了什么(#滑稽)

22L  楼主
好了接着之前的说。
我跟这位室友关系很好,认识了差不多五年半了,从高中开始就是一个班,后来又到了同一所大学。但是我发誓,我认识他这么久以来,从来没见过他写什么耽美文或者某部二次元作品的同人文之类的。
啊对了,其实我本人也入了二次圈,只不过是个小透明,所以应该没有谁认识。这个事儿我那位室友也知道。
至于喜好,楼主最喜欢V家和银魂ovo
最后回答一下18楼的问题 这里手速大约在120左右 偶尔能冲刺一下150^_^

23L
同好握手!miku我的嫁!ヽ(゚∀゚)ノ

24L
楼上拔剑吧!!!初音她是我的!

25L
不!V家是大家的!

26L
趁没人跟我抢暗搓搓抱走镜音双子(#滑稽)

27L
楼主扩列否 这儿本命神乐酱

28L  楼主
扫了一眼前面的回贴。
如果那个防风真的是他的话……
他居然都已经晋升到大大级别了。
我有点儿方。

29L  楼主
楼主得去上课了。
中午再回来更。

30L
楼主再见(・ิϖ・ิ)っ

31L
挥挥~

32L
差一点就赶上直播了_(:з」∠)_

33L
揉揉楼上owo
楼主再见(挥)

34L
我似乎从这个楼里嗅到了一丝基情(#滑稽)

35L
何止一丝啊!!!

36L
这里突然有了个大胆的猜想……
楼主那个疑似防风大大的室友写的那些文,不会就取材于他们两个吧……
瞎编完撒腿就跑。
楼主别打我quq

37L
楼上说得似乎有些道理orz

38L
附议。

-tbc-

【谦喻】老夫老妻x

#方士谦1109生贺企划彩蛋#

#题目和内容完全无关系列#

#日常向#

#细节特别混乱_(:з」∠)_#

#谜之时间轴#

#ooc 文笔渣 慎入#

#自己写完都看不下这奇异的ooc了x#

#好了我不废话了。#

“铃铃铃铃——”
喻文州揉着眼睛默默地摁掉了闹钟,顺便拿起来看了眼时间。
居然已经六点半了。
喻文州叹了口气,打了个哈欠以后从床上坐了起来,开始穿衣服以及进行一系列的晨间准备工作。
起床气什么的人人都有,他当然也不例外。
但他不能赖床,因为还有一个人等着他去人工叫醒呢。
该收拾的都收拾好之后,喻文州走到了他的卧室对面的一间房间,敲了三下门。
“喂,起床了。”喻文州喊道。
里面的人模模糊糊地好像说了几句话,但喻文州听不太清楚。于是他又喊了一遍。
“方士谦你刚说什么啊我听不清——”
“我刚说!现在才几点你就叫我起床!”方士谦的声音总算清楚了点,但能听出里面夹杂着浓重的怨气,显然是对被强行叫起床这种事很不满——虽然这不是第一次了。
“现在都六点四十五了,你确定不起床吗?”
“不起……”从里面传出的声音又模糊了起来,似乎是用被子蒙上了头。
喻文州一脸无奈地转身进了厨房,扔下一句话:“那你再在床上躺几分钟,我先去做饭了。”
房间里的方士谦脸蒙在被子里,嘴角却微微上扬了几度。
这样似乎也不错嘛。
之前他退役以后去国外旅游了一段时间,回来之后直接飞到了G市——这个微草的大部分粉丝们并不是很喜欢的地方——准备在这儿定居。
正当他在大街上到处溜达找住处的时候,他的手机响了起来。
方士谦拿出手机,看到屏幕上显示着“喻文州”三个字。
虽然微草和蓝雨两队的粉丝不太和谐,但是队员们还是遵循着“友谊第一比赛第二”的原则,彼此之间都有一定的交情。
他随手在屏幕上划了一下,将手机拿到耳边:“喂?”
“喂,方副队,是我。”手机那头响起冷静而又温和的声音。
“喻队突然给我打电话有什么要紧事吗?”
“啊,不算什么要紧事。”那边的声音稍微停顿了一下,“就是想问问你来我们这边干嘛。”
“我……我他……我就是打算退役以后来这儿安享晚年啊!”方士谦被喻文州的问题吓了一跳,好不容易才把马上要蹦出口的一句脏话憋了回去。喻文州在电话那头直接乐出了声。
“喻队你怎么知道我来G市了?”方士谦并没有因为受到了惊吓就忘记了这个关键的问题。
手机那端沉默了一会儿,回答道:“方副队你抬头,看你左手边那家洗车店,往上数三个窗户。”
方士谦在听到这个答案的时候就已经大概猜出来了,但他还是按喻文州说的方位抬头看了一眼。
然后他就看见一张熟悉的脸,还有一只伸出窗外正在冲他挥着的手。
“喻队你真会玩。”方士谦一脸无奈地看着那只还在挥来挥去的手,也抬起手对着那边象征性地挥了几下。
“那么方副队有没有兴趣来我这儿颐养天年呢?”喻文州特意把“颐养天年”四个字加了重音,显然是在拿方士谦之前口误的“安享晚年”开玩笑。
“……可以。”
然后……然后他的日常生活就变成这样了。
每天早上喻文州先起床,再过来喊他,失败后喻文州妥协去做饭,然后他再赖会儿床,等到早饭做好以后他自己也正好起床穿衣洗漱完毕。吃完早饭以后如果需要的话喻文州通常会去蓝雨俱乐部,留方士谦一个人在家里打个荣耀看个电视什么的,午饭泡方便面或者叫外卖解决;如果不需要去俱乐部的话,那么就是他们两个人一起打荣耀,午饭要么喻文州做要么他俩一起做,有时候方士谦也会自告奋勇想要自己做,但最终都是以失败后决定叫外卖而告终。
多完美的配合。
正想着,方士谦听见厨房里传出的厨具的碰撞声开始弱了下去,估计着喻文州应该是快做好饭了,于是起床开始了各种晨间工作的准备。
方士谦的时间掐得很准,当他坐在餐桌旁边的时候,喻文州刚好把最后一个盘子端上了桌子。
“哟,起床啦。”喻文州把盘子放下后坐到了方士谦旁边。
“嗯哼。”方士谦应了一声,“今天你用不用去俱乐部?”他又问道。
“士谦我不得不说你的智商又降低了。啊不,应该是记忆力。”
“哦对,你们现在夏休期哈。”方士谦拍了拍脑门,“啧,人老了,记性也差咯。文州,你说我是不是快老年痴呆了。”
喻文州看着身边这个明明不比自己大多少,却已经开始感慨年龄太大记忆力开始衰退的家伙各种无语。
早期的前辈都是这么没正形吗。
“所以……今天就一起打荣耀?”
“不然还能干什么。”
“下副本?”
“两个人怎么下。咱们俩战队不一样,也不能跟公会下。”   
“跟野队下!”
喻文州被方士谦吓了一跳:“你不怕被人认出来啊!”
“怕什么,都是马甲。”方士谦满不在乎地说着。
“好吧。”喻文州扒拉了几口饭,默默地开始翻抽屉找账号卡。
然而方士谦似乎忽略了,大神的操作技术是马甲也掩盖不了的。
“哇哇哇这两个人好强啊!”
“就是那个术士比起守护使者好像有点慢……”
“不过也很厉害啊,最起码比你快!”
“好的要红血了!”
“卧槽死亡之门!要操作完似乎有点悬啊……”
“噫这个圣光盾挡得太及时了!”
“死亡之门操作完成!一波带走!”
“爽翻了简直!”
“差一点就破纪录了!”
“大神啊!”
“两位你们需要腿部挂件吗ww!”
“诶……人呢?”
旁边的三个人讨论方士谦和喻文州的角色讨论得热火朝天,然而两个人早就不知道去哪儿了。
下完一次五人副本的二人此时直接无视了副本中已经变成他们俩迷弟迷妹的剩余三个玩家,也无视了boss掉落的东西,干脆利落地出了副本直接就开始感慨。
“文州你的手速居然比以前还快了点,不错。”方士谦摆出前辈教导后辈的架势拍了拍喻文州的肩膀。
“有吗?我没觉得呢。”喻文州仍然是一脸微笑,显得特别谦逊有礼不卑不亢——如果他的一只手没有毫不客气地直接把方士谦的手从肩膀上“啪”的一声拍下来的话。
“卧槽喻文州你使这么大劲干什么我的手要是废了你赔得起啊——”方士谦一声惨叫叫得惨绝人寰。
喻文州脸上的表情毫无波动地看着捂着手正在嚎的方士谦:“我似乎看到了又一个少天。”
“原来你不仅手速有长进,手劲也大了不少啊。”方士谦终于不叫唤了,开始抱怨。
“……你是真疼还是装的?手给我看看。”
方士谦把那只手一伸,正好甩到喻文州面前:“你不信就看呗,真是的。”
“啧,我刚才拍得是有点儿狠啊,都变红了。对不起啊,士谦。”喻文州上去看了一眼,自己都被自己吓了一跳,于是连忙向方士谦道歉。
“一句对不起就够啦?”方士谦满脸的不情愿。
“那……亲亲抱抱举高高?”喻文州努力地回忆着他之前在微博里看见的内容。
“你敢亲你就来啊。真以为我是小女生么。”方士谦正说着,突然发觉自己手背上似乎有种奇特的触感。于是他低下头想看一看是什么情况。
然而他刚看到发生了什么就懵逼了。同时,他的面部颜色也开始了由正常到红再到更红的转变。
“喻……文州。”
“嗯,有事?”
“你……你……你还真亲啊!”方士谦努力地把“你”后面的两个字吞回去,最后憋出了这么一句话。
“那当然。”
“……”
“手还疼吗?”
“……///////”
“哈哈哈士谦你这样真可爱。”
               

 - end -

【谦喻】同撑伞.


#拼字输的产物#
#起题目废x#
#很抱歉让音七七等了那么久quq#
#ooc 文笔渣 慎入x#
#码完才发现字数居然这么少(。#
#没敢打全职tag_(:з)∠)_#

在街上走着的方士谦感觉到似乎有水滴在了他的头上,于是他抬起头看了一眼。
然后……一滴更大的水珠掉在了他的脸上。
很快又一滴水珠掉了下来。
又一滴。
又是一滴。
又是……
“妈的,居然下雨了。明明天气预报说没有雨啊。”方士谦暗骂了几句,然后就开始四处寻找躲雨的地方。

喻文州正在家里看电视时,一边的手机响了起来。
“喂,文州吗?我是方士谦。我现在在外面,刚才突然下雨了,还挺大的。”
“啊?那用不用我去给你送把伞?”喻文州连忙问道。
“先不用了吧,我是觉得在外边等会儿这雨应该就能停。不过,如果等了半小时以上还没停的话,那就要麻烦你一下了。”
“不麻烦。士谦这话说的太见外了,都是一家人嘛。”
方士谦被喻文州这话逗得笑了出来,回应道:“好,都是一家人,我以后不见外了。如果没有别的事的话就先挂了啊。”
“嗯,挂了吧。”
把电话放到一边后,喻文州站起来,走到窗边看了一眼。
这雨下得可真不小啊。
希望能够早些停下来。

二十分钟后。
方士谦坐在路边的咖啡馆里,看着窗外仍然倾盆而下的大雨,不禁发出了一声叹息。
到底有没有完了。
G市的天气也真是热带得可以,一场大雨居然能下这么长时间。
看来还真要麻烦文州来送伞了呢。
他拿起手边的手机,正要给喻文州打电话,手机铃声好巧不巧地响了。
“你的好友喻文州已上线并给你打了一个电话——你的好友喻文州已上线并给你打了一个电话——”
方士谦不禁笑了出来。这个铃声是喻文州自己录的,当时拿着他手机录音的时候方士谦好几次差点笑场——其实喻文州也是。
这家伙还真省心啊,简直是居家旅行必备单品呢。
这么想着,他接起了电话。
“士谦吗?你现在在哪儿?”
“我?在咖啡馆啊。就是你说最喜欢的那家。”
“好。”
说完这句之后,那边就挂掉了电话。
方士谦放下了手中的手机,又抬起头看了窗外。
现在他开始期盼这场雨不要那么轻易就停下来了。

过了一会儿,方士谦隐约听到从门口传来了急促的脚步声。
“嘿,文州,我在这儿。”他向着门口站起来,嘴角弯起了一抹笑容。
喻文州带着与他同样的微笑走过来,伸出一只手:“既然有伞了,那我们就回家吧。”
“好,回家。”方士谦把自己的手放在喻文州的手上,然后握住。
“走吧。”
两人手牵手出了门。

“啊,这把伞可真不小。”
“是啊,要不然,怎么够我们两个人来撑呢。”

-end-

君驻东方

#迟发了好久的国庆贺x#
#自写歌词#
#渣 慎入#

长江之源是一份梦想
珠峰之巅是挺拔的脊梁
微风拂过大地广袤
月光将你的容颜照亮
双唇轻启
诉说源远流长
前朝的繁荣存于以往
近代辱亦被时光永埋葬
远方一弯彩虹桥
是你现今的风光
过往那傲然不屈的模样
无人会忘
世界的东方
你在眺望
地球上转瞬即逝
出生后消亡
九百六十万平方千米的土壤
龙的头颅高昂
明月尚好 银河流淌 那笑容微凉
你是十几亿中华人永恒的信仰
面前崎岖路仍旧漫长
神色却未有惘然或迷茫
五千余年谁能赏
古与今的交错向
百年来鲜血伤痕千万行
负隅顽抗
世界的东方
你在眺望
地球上转瞬即逝
出生后消亡
九百六十万平方千米的土壤
龙的头颅高昂
明月尚好 银河流淌 那笑容微凉
你是十几亿中华人永恒的信仰
厚重的心墙
你的屏障
只想独自一个人
把内心掩藏
又有多少人看清过你的伪装
旗帜飒飒飘扬
月色清朗 暮光茫茫 静坐树荫旁
回忆千载之前的繁盛与富强
北方雪乡的雾淞沆砀
洞庭湖畔是江南的幽香
看向东方渐现朝阳
朝天地间播撒下希望
又见清晨
千年如一的沧桑

中国和中/国 生日快乐(手比心)

八一七贺文√

#第十一年#
#ooc慎入#

吉林省二道白河县某旅馆内。
张起灵是三人中第一个醒来的,所以吴邪和胖子得以又睡了一会儿。于是第二个醒来的吴邪刚起床就被身边张起灵的谜之表情下了一跳。
“……小哥你怎么了?”吴邪只觉得背后一阵发凉。
张起灵皱了皱眉:“你怎么才起床。”
吴邪愣了一下,刚想回答,旁边的胖子揉揉眼睛打了个哈欠,从床上坐了起来。
“啊——诶,你们俩都醒啦。早上好。”
胖子睡眼朦胧地打着招呼。
于是张起灵的目光又转向了胖子。什么话也没说,就那么看着。
胖子被张起灵看得瘆的慌,连忙扭头向吴邪求助:“天真啊,你知不知道小哥怎么了。今天可是中元节啊,大早上的这么看着别人容易吓死人的。”
吴邪叹了口气:“他问你为什么起床这么晚。其实我也挺想问我自己的。”
胖子拿起旁边的钟看了看:“才七点二十啊,不晚。”
“你不想想我们这次来吉林是为了什么,现在起床你确定能赶上八点十七登上山吗。”吴邪扶额,内心感慨胖子果然是老了,记性越来越差了。
“嗯……为了庆祝小哥回来一周年?说起来天真你一般不是不庆祝什么节日的吗,连自己生日都不过。难道你对我们小哥有意思?”胖子眨眨眼睛,随即笑得一脸“滑稽”,似乎满脸都写着“你懂的”这三个字。
“得了吧,胖子你别贫嘴了。”吴邪看着面前这张挤眉弄眼的笑脸恨不得一巴掌拍上去。
但是胖子就是不听,还在那儿跟吴邪讲他这十几年来发现的证据,一边讲一边跑题,最后居然扯到了关于全球气候变暖的问题。
“哎天真我跟你说啊,现在的夏天……”
“赶紧出发,别说废话。”张起灵终于忍无可忍地开口了。
张起灵话一出,胖子马上特别听话的闭嘴,一句话没说一点脾气没有地收拾东西换衣服,最后三个人一起出发并成功地赶在八点十七分之前登上了长白山山顶。
后来,吴邪问胖子为什么这么听张起灵的话。
“真的,天真你感没感觉到,咱们认识过的人里,只有小哥身上有一种天生的威慑力,就是那种方圆二百里内,只要你一个眼神瞪过去,所有人都不敢说一句话连口气都不敢喘的气场……”
吴邪不耐烦地打断了胖子的话:“那照你这么说我就没有这种气场了?”
“当然有啊。只不过要在特定的地点。”胖子眉开眼笑地说。
“在哪儿?”
“太平间。”
“……我觉得我不应该让老年人滚。”
   -end-
                      

昨天晚上写完这篇莫名的就睡着了于是最后没赶上八一七发x
不过不管什么时候发我都是爱盗笔的呦 么么啾☆

百字令·十年忆


远方
你面庞
刻尽沧桑
天真已深藏
峰顶灿烂朝阳
照不尽绵延悠长
十年等待热血难凉
回首长白那雪霭苍苍
所谓终极不过一纸荒唐
衬托他淡然平静模样
不知斯人可曾遗忘
忆起他眼底锋芒
波澜不惊目光
看白云流浪
铜门渐敞
人未逝
飞雪

千年雨

#自写歌词#
#渣#
#求会作曲的大大quq#

无人留 二十年迷茫
如今终被我看透
再忆起 又是一轮春秋
终极的秘密 有谁能懂
只有你为我望守
忘不掉 那年雪山上
是你追随到最后
十年后 我们于此相逢
三人共前往 雨村等候
千年一遇的晴空
百载之间 多少人擦肩而过
再也不回头
只留我一人 游荡在小巷中
萍水相逢 你和我相知与相守
忘记以往 漫长等待 带来的伤痛
我们一同 看过时光的逝流
十年后 我们于此相逢
三人共前往 雨村等候
千年一遇的晴空
百载之间 多少人擦肩而过
再也不回头
只留我一人 游荡在小巷中
萍水相逢 你和我相知与相守
忘记以往 漫长等待 带来的伤痛
我们一同 看过时光的逝流
相遇之初 那一瞬间的回眸
至此成永恒
惟愿再见你 那天真的笑容
铜门之中 守终极不过一场梦
共饮清茶 坐望一方 秋叶似凋朽
无尽静幽 鲜花开满那城楼
和你一起 白头